【百年大党的新生力量】红军营里的武警士兵:实行任务

发布日期:2021-06-13 01:27   来源:未知   阅读:

  中新网客户端郑州6月8日电(记者 宋宇晟)几年前的一个凌晨,刚二十多少岁的武警士兵闫佳明写下了这辈子第一份遗书。拿起笔的那一刻,他有点恍惚。用他的话说,“大脑空白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写什么,因为也素来没写过这种货色。”闫佳明来不迭想更多,遗书上只给父母留了一句话,就随部队一起进入了现场。

  “我当时实在不怕逝世的主张,只是觉得,能实现本人当兵价值的时候到了。”

  1992年出生的闫佳明是山东人,2010年参军,2014年参加中国共产党,现为武警第一机动总队某支队红军营排长。

“红军营”官兵。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红军营”官兵。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在他的记忆中,当兵是自己儿时的空想。“我家在山东,当地民众都很拥军,身边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从军梦。记得小时候,村里一些老党员、老前辈就会跟我们讲故事,告诉咱们好男儿就应当参军、当兵。”

  他所在的武警第一机动总队某支队红军营是一支有着深厚历史底蕴的部队。

  该军队曾先后参加井冈山会师、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斗、解放战斗,被称为“红军营”。

“红军营”中的“红军石”。供图 钱彦奇 摄

  解放战役时期,这支部队从山东转战东北,又从东北打到海南,先后加入辽沈战役、平津战争、渡江战斗跟解放海南岛战争。部队积淀形成了“打不烂、拖不垮、累不死”的“红军营”精力。

  闫佳明说,可能进入“红军营”是名誉也是压力。“作为年轻一代,不能给‘红军营’争脸。”

  而在成为一名武警战士之前,闫佳明就是众多个别年轻人当中的一个。用他自己的话说,“上学时成绩不怎么靠前,有时候还俏皮捣乱。当初想想,当时特别成熟。”

  成为武警战士之后,尤其是进入“红军营”后,部队的声誉感让他始终给自己设置更高的目标。

武警第一机动总队某支队某大队官兵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活动。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武警第一灵活总队某支队某大队官兵发展党史学习教诲活动。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闫佳明还记得,为了在比武中拿到更好的成绩,他有段时光每天用5公斤的小杠铃锻炼臂力。练完后,手都是抖的,吃饭连筷子都拿不住。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20年支队“尖锋”比武中,闫佳明拿到了两个单项第一、综合第二的好成就。

  当兵11年,闫佳明说,自己每一阶段都有所成长。

  “在基层当兵的时候感到自己年青,不用扛什么,干好本职工作就好了。当了干部就以为自己肩上责任特殊大,要带领兄弟们打胜仗。”

  这样的转变切实就发生在多少年前的那次任务后。在进行持续多日的义务后,闫佳明圆满实现任务,并因此破功。

  “任务结束后,我在想,如果当时部队领导恳求我们不严格的话,那结果我们不敢假想。”

武警第一机动总队某支队某大队战士在训练。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武警第一机动总队某支队红军营战士在训练。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那一刹那,闫佳明好像成长了很多。

  从那时起,他对新兵练习请求特别严格,有时近乎苛刻。“可能会有战士会不懂得,甚至恨我。其实我当年参军参军的时候也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严厉训练。但经历过之后,理解就会不一样。”

  “有些事阅历过生去世才能理解。平时多流汗,才华做到战时少流血。咱们应该做到有任务时挺身而出,还能凯旋归来。”

  在今天的“红军营”,像闫佳明这样的年轻官兵还有很多:有勇救落水儿童的张世杰,有二次入伍的董良伟,还有祖孙三代都投身军营的邓泽华。

“红军营”旗。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红军营”旗。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采访期间,不少年轻一代的“红军营”兵士都向记者说到这样一句话:跟老一辈比,这一代人诚然没经历过战役,但一定会将“红军营”的精神传承下去。(完)

【编辑:刘湃】